1929munich


disconnected
主题工具

菊花台~4~

... 发表于 2007-2-3 16:27  ... 5057 次点击

已是夏末了呢,一年终是又过去了。
母亲,压抑那么久的苦痛可以解放了吧。
景行陌只是讨厌去表露自己的感情,毕竟那个表面尊贵的女人,是他总会想去关心的母亲。
5岁私塾;9岁有了那个入赘景王府当上景王的所谓父亲;12岁还可以和白怜雪一起很开心的折纸鸢,15岁因弄丢了景王一件不怎么重要的古饰被子景王打得浑身青肿。17岁发誓要为母亲种下那片景王跟本不可能去做的菊花台。
而今。
十八个年头。
景公子看见荒台那满地雏菊正欲开放,望向府内还在为景王绣荷包的母亲,满眼怜惜。
本是买了蝶佩琉璃打算给雪儿,却见母亲如此喜欢,便送与了她。
“公子,
“颜蝶玉求见。”
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颜蝶玉眼眶红着怨愤地看着景行陌。“景公子,你为什么把何晞关在牢里,又将我姐姐逼得自杀?”
“你姐姐是见了旧情人,自己想到早已沦为他人外屋,羞悔而死。”景行陌把玩手巾的古玉,“何晞?他越狱被我杀了。”
见到少公子眼里满不在乎的眼神,蝶玉愤懑地站起身:“景公子,你如此无情,便将我的命也拿去好了。”
“要你性命有何用?”景行陌抬眼扫了一下。
“景公子,借剑一用。”蝶玉伸手过来取剑,被景行陌一掌挡开。
“这古剑是你能乱碰的吗?”景行陌拭剑   ,“好好回去过日子吧。”
公子贴身待卫忽然听见屋里清脆的响声,急忙赶了进来。
只看见蝶玉,撞在了屋柱上,血溅开如红梅飘零,在白绒的地毡上刻画下了怎样伤痛痕迹。
“少爷,景王在阁楼一层,说要见你。”
“知道了,把这些东西全部清除干净。”景行陌暼了一眼蝶玉的尸体,“把她和何晞葬在一个山头吧。”
景行陌转身又看见楼下的那个人居然正坐的样子,眉头紧皱,下了楼。
“哦,陌儿下来了。”景王脸上一幅皮笑肉不笑的表情。
“怎么了?”景行陌一脸不悦。
“怎么突然调怎么多花匠搭菊花台呢?”
“替你办些没办完的事。”
“哦?什么事啊。陌儿,可告知父亲?”
“你答应母亲为她种下满园菊花,可你却在颜家跟颜蝶依情意绵绵地种菊。难道不需要我帮你完成么?”
景王听见蝶依的名字有些恼羞成怒,却又不好发作,只得以喝茶来掩盖掉刚才晃过去的眼神和表情。
“陌儿,这不是和父亲说话的语气。你的少爷脾气也该改改了。”
“你又不是我父亲。哼,怎么改,难道又要用那么粗的棍子把我打得半死不话?”
景行陌眼里泛着冷光,静看着坐上的人喝下温茶。
“陌儿,不要这样。我眼你母亲之间的事你不用管。”
“是么?颜蝶依自杀了你不知道吧。”景行陌嘲讽地看向座上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景王。“我干了这么伟大的事竟忘了通知你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“陌儿,有些事情你不懂。”景王脸色憔悴了几分,“你就那么讨厌我么?”
“你错了,我不讨厌你。”
景王的脸色微微宽慰。
“我恨你。”
景行陌淡淡却又清清楚楚的话回响在阁楼里,景府少爷甩袖迈步离去。
那个愣在坐上的男人良久没回过神,突然倒地,府内一片忙乱,母亲经从房门里出来了,赶到景王病榻前。

目前这个主题还没有回复,或许你可以帮楼主加盖一层?

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
用户名 / UID
密码
Project Parasynthesis | Based on Discuz! 5.5.0 | Thanks to Livid
About | Help | Developer | N2Design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无名杂志 - Archiver - Mobile
Processed in 0.019202 second(s), 6 queries, Gzip enabled